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體奧動力降價續約 中超聯賽版權基本落聽

據稱,體奧動力的新合同執行期分為兩段,前5年價格變更為50億元,后5年版權價值60億元;后5年以階梯式付費的方式進行,體奧動力每年向中超公司分別支付11億元、11.5億元、12億元、12.5億元和13億元。

63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銀昕 | 北京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9期)

“當初80億元的價格就純屬資本炒作,這次降價續約我一點都不意外,這意味著市場回歸理性正常。”在體奧動力以110億元的總價將中超版權期限延長至2025年一事基本落聽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體育產業研究者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道。

此前,由于體奧動力認為中國足球協會出臺的U23(首發球員中必須有至少一位23歲以下球員)和外援調節費(俱樂部簽約外援轉會費達到一定數額后須再向足協支付價格相同的另一筆費用)政策“影響了中超賽事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觀賞價值和市場價值”,體奧動力表達了暫停支付版權費、對版權費用重新展開談判的愿望。

時隔7個月后,續約一事于近日基本完成。據稱,在新的合同版本中,體奧動力以110億元的總價獲得2016—2025年中超版權。中超公司隨后向當初與體奧動力共同競標的五星體育傳媒有限公司、中視體育娛樂有限公司和廣東廣播電視臺發函詢問對此是否有異議。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中視體育和廣東廣播電視臺當初的競標價格遠遠低于體奧動力的80億元(編者注:五星體育43億元,中視體育40億元,廣東廣播電視臺17.5億元),他們應該也不會在這次續約時出價。”

截至《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發稿時,中視體育、五星體育和廣東廣播電視臺都未發布將提供比上述合同內容更優價格的消息。

新合同或有“堵嘴”之嫌?

據稱,體奧動力的新合同執行期分為兩段,前5年價格變更為50億元,后5年版權價值60億元;后5年以階梯式付費的方式進行,體奧動力每年向中超公司分別支付11億元、11.5億元、12億元、12.5億元和13億元。

業內人士認為,新合同采用“兩段都縮水”的方式,除了以顯得后5年的版權價值并非只有30億元外,也可能有防止當時競標的其他3家公司提出異議之嫌。“當時其他3家最高的出價是43億元,現在變更后的價格依舊比其高。而后5年的價格60億元,也不是小數字,在如今體育產業回歸理性的大背景下,其他企業競標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實際上,體奧動力為新增的5年版權只支付了30億元。”

針對實際上出資30億元續約5年中超聯賽版權的這一結果,體奧動力方面是否滿意?體奧動力方面給《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答復是:“現在還未正式官方宣布此事,我們不方便在此時表態,官宣之后會對其進行說明。”

樂視之后,版權戰降溫

2015年被業內稱為體育IP元年,體奧動力購得中超版權的價格在被稱為“天價”(此前中超的版權價格僅為每年8000萬元,按年均價格計算,僅為5年80億元價格的1/20)。在資本、企業、輿論等多方影響下,當時的市場對體育版權和稀缺版權的價值做出了過于樂觀的估計,但最終結果并不如預期,其中以新媒體視頻版權表現得最為突出。

例如,樂視以27億元的價格拿下中超聯賽兩年新媒體版權,但由于小屏幕對賽事現場氣氛呈現不足等原因,并未見觀眾從電視機前被爭奪過來。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新媒體平臺上中超聯賽收視人次不足2億,而同期電視收視人次為2.84億。

前述知情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時任中央電視臺體育中心主任的江和平明確說過,5年80億元的價格只有一種解釋,就是資本運作,而不是正常的版權購買。“隨著樂視在前一段時間陷入低迷、資金鏈斷裂等一系列事件,沒有資本再愿為中超版權的炒作繼續買單,價格縮水也在情理之中。”該知情人士說。

“十幾個億買中超版權沒有意義,一年有一萬場直播,沒有中超也沒關系。”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在為樂視注資150億元后,曾如此對樂視體育的業務表態,“樂視體育不買中超就挺好,其他太貴的就少買點。”

此前的2015年12月,時任樂視體育首席內容官的劉建宏還在公開表示樂視體育已經對不下百項的體育賽事版權進行布局,其中不乏一些冷門項目,如自行車和高爾夫等。隨著樂視失去亞冠、中超、世界杯預選賽亞洲區12強賽以及ATP大師賽等熱門賽事的版權,的確再無其他資本和企業顯示出像樂視一樣對賽事版權的強烈熱情。

維護版權商利益需按市場化規則處理

體奧動力提出重談版權價格和版權期限所引發的另一個討論是:作為中超聯賽實際管理機構的中國足協,是否有義務在調整外援和U23政策時考慮到版權商的利益?

與國外的體育協會不同,我國大部分運動的體育協會都是掌握一定管理權的機構,在體育改革的過程中,可能對參與進來的版權商、贊助商等市場主體利益考慮不足。

大學生體育協會(下稱“大體協”)就曾因涉嫌違約被版權商告上法庭。2012年8月,優勢傳媒獲得大學生足球聯賽(下稱“大足聯賽”)版權,雙方約定“如在協議到期前90天,優勢傳媒按上一個協議年度(合同簽訂之日起5年)合作條件的總金額5%,向大體協支付定金,即可將協議自動續約一個協議年度”。2017年2月,優勢傳媒向大體協打款并要求自動續約,但被拒絕,雙方隨之對簿公堂。受此影響,大足聯賽被迫在無贊助商的情況下“裸奔”運營。

業內人士透露,大體協拒絕與優勢傳媒續約的原因在于體育行業市場價值的水漲船高。在其與優勢傳媒簽約的2012年,5年的合作費用僅為3000萬元左右。2015年資本大量涌入后,體育產業產品價格大漲,大體協提出希望新協議年度(2017—2022年)的整體費用增加至1.2億元以上,續約談判陷入僵局,大體協則在此糾紛尚未完結時將大足聯賽運營權授予了阿里體育。

其實,國務院早在2014年就已出臺在體育行業應履行“行政下,市場上”精神的指導文件。《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明確指出,“通過市場機制積極引入社會資本承辦賽事。推行政社分開、政企分開、管辦分離,加快推進體育行業協會與行政機關脫鉤。”

“要想真正振興體育產業,相關協會必須按照市場化的規則處理與贊助商、版權商等市場主體的關系,同時也要真正地將自己分管的賽事當做市場中的一個商品來對待。”前述體育產業研究者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

——————————————————————————————————————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9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9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山西快乐10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