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從芯片到裝備,甚至奶粉、額溫槍

熱點話題 | 疫情讓產業鏈薄弱環節凸顯

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是今年兩會的新話題,也是熱議的話題。

產業鏈供應鏈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 ︱全國兩會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0期)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補齊相關短板,維護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這既是對裝備制造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提出的新要求,也是裝備制造企業持續加大基礎研究和核心關鍵技術攻關的集結號。”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聯重科(000157.SZ)董事長詹純新表示。

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是今年兩會的新話題,也是熱議的話題。

2020年4月17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六保”,其中,“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這一提法首次高規格出場,直接原因是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受到疫情沖擊。

p106

受阻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受全球疫情沖擊,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產業鏈供應鏈循環受阻。

5月24日,國家發改委秘書長叢亮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坦言,當前,境外疫情仍在擴散蔓延,國際經貿活動嚴重受阻,全球的產業鏈、供應鏈也在瀕臨中斷,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顯著增多。我國已經深入融入全球產業鏈當中,不可避免受到沖擊和影響,也必須采取措施全力以赴地保持產業鏈和供應鏈穩定。

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發改委主任胡偉林說,疫情沖擊之下,我們發現了產業鏈中的一些短板,比如,在布局產業時對產業鏈的安全問題沒有特別關注。一些產業對國際供應鏈非常依賴;一些產業上下游雖然都在國內,但鏈條過于分散。這些在平時問題都不大,但在面臨疫情等危機時,風險就可能被無限放大。

從備受關注的芯片、人工智能、操作系統,再到重型裝備制造,甚至是普通的奶粉和抗疫必需的額溫槍,疫情的短期沖擊將我國產業鏈供應鏈深層次和長期的薄弱環節凸顯出來。

全國政協委員、百度董事長李彥宏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新基建下,創新基礎設施的中心是人工智能,但是,目前人工智能時代的操作系統,也就是說深度學習的操作框架,基本上還是使用的美國技術,中國絕大多數的人工智能應用也還是構建在美國的深度學習框架之上的。”

據李彥宏介紹,人工智能的深度學習框架操作系統,就像是PC時代的Windows和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安卓,目前,中國還是處于受制于人、被“卡脖子”的狀態,而且從信息安全的角度講,也會存在很多問題和隱憂。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副主席、TCL董事長李東生指出,經過多年發展,我國半導體顯示產業投入已達13000億元,目前產業規模已成為全球第一,但面板產業中,高、精、尖的關鍵材料和核心裝備仍嚴重依賴進口,國產替代問題亟待解決。

在被稱為“工業之母”的機床領域,我國還有較大差距,當前處境艱難。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稱,2019年,我國機床全行業完成營業收入同比降低2.7%,實現利潤總額同比降低23.8%。

全國人大代表、陜西省寶雞集團裝配鉗工田浩榮認為,當前機床進口居高不下,我國機床行業目前全行業利潤低,部分企業甚至面臨生存危機,根本不可能有持續的研發投入,沒有形成自己的核心技術,沒有市場話語權,很容易陷入到同質化競爭、產能過剩和低價競爭的惡性循環之中。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石化集團公司總經理馬永生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中國石化千萬噸級煉油裝置裝備國產化率達到94%,百萬噸級乙烯裝置裝備國產化率達到87%。但部分關鍵核心裝備仍依賴國外制造,成為制約我國石油石化行業高質量發展、危及產業鏈安全的瓶頸。

在上述一眼就能看出高技術含量的領域之外,還有一些不太為大眾熟悉的領域。全國人大代表、中糧集團總裁于旭波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的主要原料乳清粉和乳鐵蛋白、乳糖等仍依賴進口,乳品深加工、研發創新能力仍不足,產業鏈核心技術、裝備等仍處于引進、跟隨、模仿階段。

眾所周知,我國芯片是第一大進口品,“卡脖子”問題嚴重。但當技術含量不那么高的普通芯片也被“卡住”的時候還是讓人意外,比如,疫情期間,抗疫急需的額溫槍傳感器芯片供應鏈也一度極其緊張。

《中國經濟周刊》此前報道,2月開始,額溫槍成為疫情期間的緊俏品,其唯一的瓶頸是紅外傳感器,而傳感器的核心是芯片。 在此之前,國內的紅外傳感器企業所需的芯片主要依靠進口。疫情突然暴發,芯片進口受阻,傳感器生產受限,當時的傳感器價格已經從幾元錢暴漲至100多元一顆。

p107-1紅外芯片模組

紅外芯片模組

p107-2紅外傳感器

紅外傳感器

破解

諸多難題擺在面前,怎么過關斬將?

需要從長期入手,破解深層次的隱患,強鏈、補鏈、延鏈是眾多代表委員的新“三字經”,其方式則多聚焦產業集群發展、研發創新和全球化等“三大法寶”。

產業集群的抗風險能力是新的共識。

全國人大代表胡偉林說,后疫情時代,一方面要利用我國經濟率先恢復的時間窗口,抓緊引進一批有利于補齊產業鏈短板的技術、項目和企業;另一方面,今后在規劃布局產業和推進產業梯度轉移時,有意識地促進同類產業向優勢地區集中,形成產業集群。

今年4月,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在《中國經濟周刊》撰文指出,產業鏈集群在1小時到3小時車程半徑內(50公里~200公里半徑)形成整個上中下游70%以上的零部件、半成品的集群化生產基地,最大限度降低運輸成本,縮短物流時間,提高物流調度效率,最大程度地避免各種自然災害、疫情災難的沖擊,通過集群化極大地強化了產業鏈的抗風險能力。

贛州市委常委、南康區委書記徐兵認為,南康家具產業形成了專業化的產業集群,通過這次疫情的考驗,南康家具的產業鏈整體優勢凸顯出來了,是南康家具未來加速崛起的動力。

核心技術的突破是另一法寶。

李東生認為,中國面板業要實現從大到強、打破技術瓶頸、避免受制于人,就必須完善產業鏈的薄弱環節,在新型顯示領域建立核心技術競爭力。

詹純新表示,在工程機械產業,我國企業已經駛入“無人區”,中聯重科要用原創性、根本性的基礎研究成果支撐應用技術創新,為我國裝備制造的強鏈補鏈、延鏈、做出貢獻。

發動機和液壓系統是我國工程機械產業長期以來的短板。對此,全國政協委員、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認為,加快工程機械和重卡電動化對打造世界級的裝備產業高地具有重要意義,而且在電動化技術上,我國已經有完全能夠替代工程機械領域的發動機和部分液壓傳動系統。

5月7日,中聯重科下線中國以及全球首臺純電動汽車起重機。

曾毓群建議,下一步,在工程機械和重卡領域,要鞏固我國核心零部件的領先地位,制定政策鼓勵商業模式創新,從而引導產業快速發展,搶占國際競爭制高點。

面對我國機床行業的整體困境,田浩榮認為,我國機床行業系統性危機決定了任何企業都無法通過單點突破來拯救整個行業,而是需要國家做好機床行業的頂層設計,堅持技術自主之路,加大數控機床基礎研究投入的力度,使機床行業具備了基礎研究的實力和能力,我國機床行業的發展才能迎來真正的春天。

原本生產航空航天、軌道交通以及醫療領域的高端芯片及傳感器的西人馬聯合測控公司用“降維打擊”的方式破解了額溫槍傳感器芯片的供應瓶頸。

西人馬公司董事長聶泳忠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當時覺得偌大的一個國家,居然被這種芯片給卡得很難,那我們就來設計,幾乎是不眠不休地連干了8天,終于研制成功了熱電堆紅外測溫芯片。市場訂單隨之像雪花般飛來,西人馬想盡各種辦法購買設備擴產,將芯片線產能擴大10倍,同時擴建封裝線。

疫情之后,珠三角的一些消費類電子終端廠商已經找上門來談后續的合作。這使聶泳忠對公司的發展戰略做出調整:在專注航空領域等高端芯片的同時,也將進入消費品類的芯片領域。

如此一來,西人馬既緩解了額溫槍傳感器芯片供應緊張的局面,也為企業開拓了新的市場。

疫情沖擊,暴露出產業鏈供應鏈全球化的風險,那么,要保持供應鏈產業鏈穩定,是不是要“去全球化”來應對?

恰恰相反。

全國政協委員、致公黨河南省委會主委王鵬杰建議,當前,全球產業鏈重構加快,在制造業重點行業領域、基礎工業領域培育一批全球供應鏈核心企業,加強核心企業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協作,持續提升中資企業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力。

李東生認為,我國高科技、重資產、創新型的科技制造業,要取得未來能夠持續經營發展的機會,一定要以“全球領先、中國領先”為目標來構筑競爭力,中國企業要把中國的工廠建到全球。為此,他建議,一是要實施針對性的產業政策留住核心產業,鞏固國內產業鏈布局;二是幫助國內企業拓展全球布局,提升全球化經營能力。

全國人大代表、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認為,疫情不會逆轉經濟全球化,更不會終結全球化進程,反而會讓人們重新審視全球化、產業鏈及其治理框架,推動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結構的進一步重組,要正確認識到中國制造轉型優勢和產業升級的潛力,使得中國不僅可以有效應對各種風險,還能夠推動產業升級轉換,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


 

2020年第10期 《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0年第10期 《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山西快乐10分走势